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本站公告

巴基斯坦:纯净的黎明

来源: 作者: 当前位置 :主页>游记攻略>

 黄昏,JENNY和我终于来到了清真寺。一眼望过去,广场上灯光灿烂,月光撒在寺顶上反射出金灿灿的光芒。那些美丽的女子带着头饰,浓妆淹没在长长的睫毛和深深的大眼睛里,脱掉鞋子的脚上还会有浅色的花。吸引我的还有她们身上那些色彩艳丽的“巴”袍(相当于民族服饰)。一群小孩子,在池子里玩水,许多三口或四口之家在附近散步。我这个异民族的人,走在这开斋节日庆典的大广场上,很快便成为了焦点:一位年轻的妈妈上来要和我拍照,还有不少人在远处好奇地观望。天色越来越暗了,灯光更亮了,洁白的大寺显得很突出。

  次日早晨,穆斯林大清真寺的祈祷歌声传来:深厚,缓慢。这声音充满了魔力,我急忙穿上白T恤,粉红弹力裤,登山鞋,开了门从沉睡的JENNY眼皮底下悄悄溜了出来。院子里停着的小车,白花花的,很显眼。四周一派寂静,正是天色朦朦胧胧的时候。我攀住铁门,迈过去一条腿,用力一撑,又迈过去第二条腿,然后,踩着锁头,“咚”地跳了下去。大门的左前方停着两辆白轿车权作为标志吧。我顺着马路朝东边跑去,路两边全是小别墅――白色的墙,铁、木雕的栅门。它们被粉红的花簇拥着,周围的矮树葱茏,天空中的海域乌鸦成群结队地翱翔。JENNY说,乌鸦在这里是吉祥鸟,类似于喜鹊在中国。真是一国一世界呀!风俗习惯截然不同。我突然爱上了这里的它――光滑的,黑幽幽的。它们在这里倍受尊敬,“喳喳喳”在空中唱起了欢乐的歌。

  走到东边别墅群的尽头,有一条河。还好有一个弓形的木板桥,它的两侧是钢栅栏,小桥下有茫茫的水。我一兴奋就在桥上跳起舞来:拉丁、健美、拜日式、肚皮舞、新疆舞……跳到高兴时还放声唱起歌来。河对面有一个白色的帐篷,里面的人被惊动了,好奇地探出头看看我。近半个小时的锻炼之后,我便过了桥向帐篷走去。帐篷里有三个巴基斯坦人――个位长者和两个中年人。我脱掉鞋子,走进去,双手合着,加入了他们的早祷队伍。老人领着我们祈祷,大约十分钟,祈祷完毕。他用英语问我:“你是穆斯林?”我说:“不是,但我尊重穆斯林,他们很强壮,坚定不移地坚守自己的信仰。”老人严肃地点点头,非常礼貌的请我出去。我穿上鞋子向他们告别。

  “你从哪里来?”

  “我来自中国。”

  老人放心地目送我远去:“拜拜!”

  “拜拜!”

  接着,我来到一个草地上,躺着做运动。旁边有一黑猫,伴着我“喵喵”叫,天空中黑乌鸦展开它们光滑而美丽的翅膀飞过。我坐起来,躺下,左转,右转……此刻,我重新开始对所谓的“愚昧”进行思考。人类的最初便来自于“非常愚昧”的类人猿。原始社会的人们除了生活简单外,人际关系更是简单。物物交换,人类群居。经历了几千年后,人类的肉体几乎还是原来的样子:胳膊还是胳膊,腿还是腿。唯一不同的是现代化的生活方式正在蓬勃发展,原始渐渐被遗忘在远处。那么,愚昧呢?难道愚昧真的只是落后的穷姊妹?当人们非常坦然自若地学会享受时,古老的文明还在遥远的山上,看着我们。

远处的祈祷声已停止,天渐渐泛青。我起身向JENNY的住处走去,突然看到西边有一处茂密的森林。在那里有自成体系的树木花草,无人过问,自自在在。我温和地向它们问个好,然后,迎了上去,浸身于黎明中那郁郁葱葱的树林中,拥抱那美丽的鲜花和新鲜的空气。那一朵一朵桔黄色的花朵,给了我异国他乡的芳香和美丽。我静默地站立,双手合十,放在胸前,心无杂念,只是默默在心中祈祷了十遍:愿世界和平,人类健康。在巴基斯坦,我认识了很多单纯、善良、勇敢的人。这里的人们非常知足,用中国话讲:“位置摆得很正。”他们自然地生活着。

  交通:机场与市区之间有Airport Coach Service行驶区间车,车票10卢比。另外坐计程车时上车前必须先谈妥价钱,否则很容易被敲诈。市区有计程车和公共汽车,还有摩托三轮车、马车及骡车(当地称为Tongas)等随叫随停,适合兜风看市容。

  货币:于银行或饭店兑换外币时,要记住索取兑换证明,以便于出境时换回剩余的卢比。

  小费:一般饭店须加10%消费税和10%的服务费,小费则随意。餐厅于账单外要付10%的小费,计程车要加付车资的10%,在火车站、机场需付行李搬运管理处15卢比小费,并另付搬运工一定费用。

  气候:除卡拉奇外,均属大陆性气候,温度低,冬季早晚温差极大。北部高原地带冬季相当寒冷,而南部冬季则很难区别,7-9月会下短暂阵雨。卡拉奇的Monsoon季节雨季为6、7两月。